到美国两周多了

算了算,从18日抵达开始算,今天已经是两个半星期了。 这两周里,生活还是发生了很多变化的。从开始的家徒四壁,到现在基本步入正轨,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每天还是会为了吃饭而费些脑筋,但大体摆脱了刚来的时候天天吃Sandwich(而且是不好吃的Sandwich)的状况。以前还从未有过这种完全和家里隔绝的情况,这个转变也没那么轻松。 Baltimore确实是个治安很差的地方。到这里没几天就被人拦路要了一次钱。后来发现这个城市里没什么现金也能过日子,就基本不带现金了。还好Campus里的基本秩序还能保证。 学术上的话,费了一番功夫去找回数据库的访问权限。还好虽然中国大陆管控VPN甚严,高校VPN却还好。于是以前的库基本还能用。这几天已经完全恢复了工作状态,换句话说,开始会为了文献而紧张了。JHU的学术环境确实是非常好的,图书馆能用很久的储物柜,开到夜半两三点的阅览室,谈话区和安静区相隔绝,还有并不美味但还算高效的午餐,都很适合一个人埋头自己的研究而忘记生活上的寂寞。 虽然如此,但还是会很想回国。这里毕竟不会是我的家。 我很想念青椒,想念爸爸妈妈。

Continue Reading到美国两周多了

我就知道这帮人肯定搞不成事儿

敝研究所前段时间接了一个无聊项目,要做一个大型史料汇编。鉴于之前另一个项目采取征发制,结果将士离心,至今难产,这次遂改为募兵制,招一批学生大干十天,每天一百五十块钱。按理来讲这个报酬水平在敝所算相当不错的了,但用事者还是低估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应募的都是一年级新生,全无史料训练及电子文档储备。 于是实际工作中的混乱就不可避免了。这伙新兵蛋子上周一开工,在资料室逐本逐本刷文献。由于他们对史料完全不熟,因而重复劳动特别厉害。例如一个小组在刷实录,同时还有另一个小组在刷东华录,甚至还会同时有一个小组刷起居注。这种工作方式显然是对资料情况全然没有认识的结果,因为这三者的史源是有承接关系的,重复很厉害,不必同时刷三套书。 用事者显然排斥电子资源,这一点毋庸置疑。为了避免学生拿数据库里攒出来的东西交差,用事者特意要求学生一定要附上“原书页面的复印”。这想法倒也不赖,毕竟有原书页面的话后续修改也比较好改。但这帮新兵蛋子完全没搞清楚这个目的,他们真的把书夹上无数纸条,然后逐本搬出去复印——想想一套实录拿出去复印会有多抓狂吧。事实上只要从扫描的PDF里提取相关页面,然后打印就好了呗。 而且这帮新兵蛋子没有监工,因而工作效率大概不会太好。反正我觉得办公室里冒出几副扑克牌这种事情大概不能提高工作效率。他们还嚷嚷自己晚上加班到几点几点,毛线啊。哦对了,这帮人周末还不上工。说实话,无论是史料学还是电子图书,隔壁屋坐着俩搞了好几年史料的博士,认认真真问问,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不少。但好像小工们觉得自己划水拿钱装刻苦也不错,于是各人开心咯。 现在好像还没有任何结束工作的迹象,十天已经到了,不知道小工们要怎么交差。 人文学科还是缺乏像有机化学实验室那样制度化的搬砖模式。其实这样的事情,传帮带,以贩养吸,还是很能养出一堆小砖工的。用事者以为给了钱,提个需求就能出结果,殊不知,缺乏史料训练的情况下,新兵蛋子是干不出啥好事的。

Continue Reading我就知道这帮人肯定搞不成事儿

mRNA走了

见面也不是很多,在网上倒说过不少话。见过他为了青天会的一些松散之处而发脾气,也见过他对着民科毛左嚷嚷。 当初他要的凤仙花果实,最后我也没弄来。 每年都要告别朋友,真是很难过啊。

Continue ReadingmRNA走了

记一顿难忘的晚餐

昨晚病栋群聚餐,为爱多接风。谁也没意识到这将是一顿难忘的晚餐。这天是正月十二日。 到了约定时间,我赶到ykw,发现这家平时热闹非凡的饭馆,此时竟是一片死寂。很显然,店主回家过年去了,还没回北京。在门口遇到了hazel,他说他已经去探查过何贤记,也是没开门。只有附近有一家叫两口一串的小店还开门,就一起过去吧。 两口一串的营业看起来基本正常,但也只是看起来而已。进门以后,老板娘大喊:没有鱼、没有牛蛙!但很快我们就发现,不仅是没有这两样而已——连牛肉、茄子、酸菜等等一干稍微有些偏门的食材都付之阙如。爱多点的西红柿炖牛腩没了,换成了酱爆鸡丁。酸菜白肉变成了毛血旺。 点完单,老板娘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大喊:就一个师傅忙不过来,炒菜非常慢,你们还是吃烧烤吧! 我们摇头:就吃炒菜。 扯了不知多久的闲篇,终于上了一个京酱肉丝。七双筷子齐上,很快就只剩葱了。没有碗没有盘,每人一饭盒米饭,就着桌子就吃。我吃的时候想,明明是进了店,却有坐在马路牙子上吃外卖的感觉,也是难得。 接着上了酱爆鸡丁和黄瓜沾酱。从口味来看,俩菜其实几乎没有差别,无非是有没有鸡丁、酱是外置还是内置而已。难怪一起上。 然后上了摊鸡蛋,没什么稀奇。水煮肉上菜以后,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我见过最奇特的水煮肉:肉片和生菜搀在一起,上面是充满淀粉的、带一点生抽、蚝油和辣椒的酱汁。酱汁味道似曾相识,要说是水煮肉的味道,可也有那么几分接近,但无论如何看着都不能说这是那道熟悉的菜肴。 等了很久,几乎是黑色的干锅土豆片上了桌。我已毫无食欲。最后上桌的是毛血旺,简直就是那个酱汁里胡乱扔了些柴乎乎的羊肚。 我飞也似地离开了餐厅。以后绝对不在正月十五以前造访任何人均小于五十块钱的饭馆了。 绝对。

Continue Reading记一顿难忘的晚餐

过年好!

过年啦,大家好! 去年年底,这个博客和plausistory进行了整合,内容基本分开了。这是这个博客在马年最大的变化吧!未来的一年里,还要继续读书写作,无论大小,想起什么来写什么:) 在人人上申了一个小站,回头拿来推送一些内容。如果成熟了再找其他的移动客户端。 blogspot的同步站点看来是没戏了,墙实在太难办了。 希望各位读者在羊年生活幸福、事业顺利!羊年行大运哈

Continue Reading过年好!

总觉得很多时候没法说再见

康博思最终还是拆掉了。 推理协会在当晚召集了最后一次康西例会,我在赶死线,没能去成。 还记得大三结束之前有一个月,我晚上进入康西,总能发现至少有一个我认识的圈子。那是我BBS社交的黄金年代。转眼之间,四年半过去,我还想着,总有一天能回到那个时代,总有一天会再次闻到饺子部的淡淡醋味,但最终它在我致意前就已轰然倒塌。 康博思东河,俗称下雨河,那是北京大学校内积水最严重的地方之一。稍微大点的雨,水流便会由东侧的一条窄道淌下,想要没脚背并不困难。2008年6月21日傍晚,我站在这里,在滂沱大雨中等着,终于不耐,淋着大雨跨上车,一路骑到了醒客,并在那里第一次见到刘泓。 2011年6月,我最后一次见到下雨河的盛况。那一次,餐饮中心前几路水流交汇,形成一片汪洋般的波纹,在白色日光灯的照耀之下,泛起道道如鱼鳞般的白光。那是雨滴在眨眼。 这里目睹了我多少次重要的事情呵。2010年3月10日,我怀着有些激动又不乏紧张的心情赶到这里参加推理协会的例会。在这里等我的,是上午刚刚答应了我告白的青椒。两年零两个月以后,在这里,几乎是同一伙儿人,在这里热热闹闹地拼完了拼图,然后青椒答应了要嫁给我。旁边那么多领票的人,有的人转过了身来看。 我并不因为它的悄然隐去而感到多么难过。我已经听过很多次那首歌,“筑得起,也应该接受,都有日倒下,其实没有一种安稳快乐,永远也不差。”我真正难过的是,这样一个印下了我生命印记的地方,我却没能好好跟它握握手,道道别。或许我总认为,下一次还能见到,错过了也不要紧,正如我生命里出现过的其他一些人或事情一样。 然后终究无可挽留,这些遗憾便只能留在记忆中了。 翻到求婚时的照片,那些简陋的桌椅,仿佛仍在说着那过去的故事。 它曾经存在过。

Continue Reading总觉得很多时候没法说再见

我为什么放弃了IE

听说windows 10里面浏览器从Internet Explorer变成了Spartan,还是觉得很遗憾的。 当年有个段子,说有三家商店并排,左边的商店挂牌:“跳楼大甩卖”,右边的商店挂牌:“降价不惜本”,中间的店铺见状,默默地挂了一个牌子:“主要入口处”。刚刚会上网的时候,看到这个Internet Explorer,就想起了这个段子:这软件根本不用起名字,直接就叫“互联网浏览器”,气质真是不一般啊。当然我觉得Spartan这名字也不是不好,毕竟是Halo系的事物,但终究比IE这个“官职官号合一”的名字要差了不少。 我2004年开始上网,到2009年正式从IE跳到Firefox,后来又跳到Chrome。看到IE消失还是很痛心的。回顾一下,感觉自己从IE跳走,也确实有一些用户体验方面的事情可以讲讲。 1. 与IE有关的问题 很多问题确实是因为IE造成的,这一点毋庸讳言。 (1)卡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出现过这个问题,但我当年从IE7升IE8的时候发现每个新标签页出现的时候都要卡顿5秒左右。这5秒时间不能干任何事情,鼠标单击任何地方都无反应,但也不是死机。这是我开始用firefox的决定性原因,因为这个间隔特别蛋疼,看书看不完一行。上网查了半天也没查明白。 (2)崩了不好处理 火狐和Chrome有个好处,一旦停止响应,直接结束任务,一般就风平浪静了。 但是IE一旦打开网页的时候停止响应,那可是天翻地覆。小转轮磕磕巴巴地转,系统死机,鼠标移动也卡顿等等。 而且我觉得即便是IE10,死机的现象也蛮多的…… (3)不好重装和更新 IE跟Windows结合紧密,其安装和升级都走微软的更新。但是微软的服务器……说实话,连接速度并不理想,网页和下载都很慢。但是我要是想找个不用Windows的方法重装IE,又太费劲了。 在现在的世界,删了重装,有时候是解决问题的最快办法…… (4)不能多计算机同步收藏夹、浏览记录等 (5)收藏夹里塞东西 我知道windows Live活着不容易,我也知道微软主页需要访问量,我也知道MS Support能解答计算机的问题。但是我并不愿意它出现在我的收藏夹里。 前几天清理我Firefox的收藏夹,里面有从IE里导入的收藏夹内容。发现了三个windows live文件夹,两个MSN文件夹,三个微软中国文件夹。这快赶上360了吧…… 另外说一句,MSN中国的页面,实在难看…… (6)插件太少 我觉得Chrome和Firefox的一大魅力就是各种插件。比如说Evernote的剪藏,Zotero的一键添加参考文献,awesome的网页截图,还有自动生成网址二维码,都很好用。IE这些功能都没有。唯一会出现的就是各种垃圾软件工具栏…… 当年windows是有小工具这个功能的。今安在? (7)Metro版添乱…

Continue Reading我为什么放弃了IE

资料室闯入一只白猫

今天在资料室看书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猫叫。抬头一看,一只白猫溜达到了屋里。它边踱边闻,走走停停,倒也不太怕人。我起来找书,它也就跟着。一旦我回头看,它就躲到书架后面去。 白猫的皮毛已经比较脏,看起来像是流浪猫。这几天似乎经常到老师办公室去打秋风。老师是猫奴,倒也乐于伺候。这天好像是让搬书的学生给吓到了,就慢慢找到阅览室来了。老师说这猫耳朵不缺,给喂吃的也不跑,看起来刚刚脱离主人不久。 猫见我不驱赶它,便越发肆无忌惮。一跃上阅览桌,趴了下来。我做了一个很错误的决定:摸了它的头和后颈。它立刻瘫软了下来,再也不肯走了,不断对我喵喵叫。 老师拿了火腿肠来,它闻了闻,走开了。踩过我的笔记本电脑。 下午下班时,这只猫已经在文献阅览室缠住了一个女生,盘踞在她的大腿上不肯离去。大概这女生摸了很多次它的头吧。仿佛听到它的控诉:你摸得这么爽,得负责!得负责!

Continue Reading资料室闯入一只白猫

知春路的零贰叁味道还不错

中午和hazellight去吃了知春路附近的零贰叁小面。 这家店不是太好找。点评上说是在紫金数码底商,但紫金数码其实有3座楼,找了一圈才发现是3号。何况这几家楼下本来就有其他的小面,就更不好找了。高峰期人很多很多,需要等位。 小面10元一碗,豌杂面16元。比重庆贵了很多。人很多,就没来得及拍照。 点了小面。感觉红油不是很红,倒有点像一般的辣椒油。里面的辣椒碎明显是煎得较久的,味道倒还行。面条是碱水面,但有点太软了,不知是不是煮得有点过,面本身略带弹牙的感觉没了。滋味倒还不错。吃完一碗已是一头大汗。 在北京要找小面很不容易。一般的店,要么辣椒和红油质量堪忧,要么就干脆是方便面质量。人大食堂的所谓小面,几乎就是一碗面条加点辣椒,基本属于糊弄事。这两年随着“舌尖上的中国”大力推介,以及在京的重庆人越来越多,小面在北京也开始有些根基了。这家店的豌杂面看着略略有点面糊的气息,吃起来估计应该不错。下次可以来试试。 总体来看,这家店尚可一战。离学校也近,可以骑车过来吃。

Continue Reading知春路的零贰叁味道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