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毕业那年某一次同学聚会,临近散场,杯盘狼藉,纸钞传集,各具衣冠。最后一曲不识其名,坐看十来个人围着四个话筒大吼唱完,作鸟兽散。

我那几年“怪小孩”得紧,一直不大有渠道听流行歌曲,连歌名都不一定知道。当晚在KTV里听同学们唱过什么歌,默默记下来,回家再去下载听。前面许多歌都记下来了,只有最后这首歌因为歌名是英文,只记了个大概拼写和调门。回家搜索歌名歌词,俱不得要领,自知是记忆有误。当时也不好意思找人问到底是什么歌——怪小孩对谈论流行文化有些恐惧,懂得都懂。

一晃十多年过去。中间偶尔会想起记错了的歌名,从百度MP3到网易云音乐的歌名歌词搜索功能都试过,俱无从考。

家属对年代流行乐所知甚多,我也曾腆起老脸,拽着哼哼一遍——连我自己也觉得跑调,哼出来就跟口袋妖怪里面在草丛里遇敌的BGM差不多。家属尴尬地露出安慰的笑容。觉得可能这事儿就跟很多无头公案一样以“不知”结尾了。

大概一个多月以前,有天夜里看书之余拿起手机,对着网易云的听歌识曲哼哼了一下——哼到第三遍的时候显示了一首歌曲,副歌部分放了一句就知道,是的,就是这一首——Backstreet Boys的Drowning。KTV里配的MV是城市夜景,我顺势误将歌名记成了Dawning;其中有一句歌词是Baby I can’t help it,我给记成了Maybe I can help him。谬之千里了。

夜里失眠,听了两三遍。时过境迁,十余年来数次毕业,或凄凄惶惶,或生疏隔膜,即旧友亦各奔东西,也不知自己是否怪小孩长大成怪人。心理作用,居然觉得原唱不如记忆里十几个人(没我)的众声喧哗好听。

算是解决了一个记忆里的难题,漫记于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