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理拆成单句都好像没错,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假设在另一个位面发生过一些在我们所处的世界没有发生过的事实。这些事实包括但不限于这个故事本身。

比如说,我们可以假设,在另一个位面,罗水皓和田浑两人同时看上了智能手机行业,开始开发手机操作系统。

水皓开发出了一个“大概的样子”,然后就开始面向不同的公司客户做一些低水平的重复。公司里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如木逍、程潜、周德等等把着公司里的一切资源,不肯分给新团队;只有肯给领导端茶送水的年轻人,才能偶尔分得一点。公司也不和供货商打交道,原因很简单——反正我的客户都是“凑合用用就行”,买智能手机只是充充门面。公司技术每月月薪三千,陆续跑的跑、退休的退休。

田浑开发了手机操作系统,然后觉得光做系统不行,开始搞定供货商;又鼓捣了一个开源社区,这个系统被评为“全球中文开源社区内容索引目录”的社区之一,年年开会,在程序员社交界打开了名声。自己有了一条设计、开发、生产、销售智能手机的完整业务链。

这么过了几年,华为老板跑来考察两家企业,觉得田浑家搞得有声有色,于是把下一代手机的项目落在了田浑这边。项目经费充裕,搞了许多活动,孵化了一堆小项目,定了许多新标准。

田浑还积极在国际上打出影响。谷歌想要制定下一代Ondraid手机标准,田浑争取主办一部分谈判,在谈判桌上据理力争,唱响了中国声音,并推动了中国手机厂商在国际舞台发挥更大作用。谷歌内部对田浑的努力也不乏认可。

水皓酸了。

水皓的反击是,和一家“中”字头的国有通讯企业合作推出了新的产品“谈宝贝”。然后在《旗人日报》撰文声称:

(1) “智能通讯设备是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2) 由于第(1)条,“智能通讯设备领域里必须要牢牢地把握领导权。”

(3) 领导权的关键是,“行业龙头必须掌握在‘中’字头国有企业及其合作方的手中。”

(4) 回顾历史:几年前,“某‘中’字头国有企业合作方曾经在直播中声嘶力竭大喊‘某家缩写为GG的厂家是境外敌对势力’”,并对着一面带有该厂家LOGO的海报扔大粪(ps,当时水皓还没有和“中”字头的国有通讯企业合作,这一点就按下不表了),“体现出了该‘中’字头国有企业合作方的爱国情怀”。

(5) 话锋一转:“而部分手机厂商却对这家缩写为GG的厂家采取‘谈判’的态度,高下立判”,“立场不坚定”,影响十分恶劣。

大道理拆成单句都好像没错,但其实不是这么回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