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宗谕申饬媒体

这篇短文是根据清代上谕的口气来仿写一则领导人讲话。看了一笑就行了。 十月二十七日。上御门。香港记者以董建华事请旨,奉谕旨: 「尔等记者,职司言路,当以老成自持。风闻诸事,多无根据,媒体宜自审其有无,毋得妄行揣测、肆言生事。其诸道路流言,将无凭无据、子虚乌有之事妄加流传,尔等媒体岂能逃其咎! (你们媒体千万要注意,别见风就是雨。你听得懂我的话?懂不懂我的意思?你们收到消息,相信你们媒体本身也要有判断。不需要的东西,你再帮他说一遍,你也有责任,你懂吗? ) 「 即尔等奏请将香港一事明降谕旨。朕自御极以来,化治天下,惟以一“公”字,视诸臣为股肱,原可静以处之,俟谣诼自息。而尔等亦将妄行肆议,以为相瞒。朕已降旨将港事明白晓谕。选贤任能,港人自有章法,朕绝不以一人之心,加诸香港之兆民。至于董建华,乃朕素所倚赖之人,即今晓谕尔等。 (你刚才要问我,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但你们又不高兴,那怎么办?我讲的意思,不是说我是钦点他当下任……你问我支持不支持,我是支持。我就这样告诉你一下。) 「 尔等媒体每循欧西之外道,其老成持重者甚少,轻狡沽名者甚多。朕自御极以来,久历政事,阅见甚丰,遍行东西,纵横南北,文治武功,远非尔等所能窥伺。即美夷之华莱士,其才十倍于尔等者,朕召与语,亦处之晏然。 「 媒体宜束身学问,究心经史,以明达古今之理、探究天下之变。而尔等之不学无术,朕实骇闻。尔等虽能风闻市井之言,探听无根之事甚或先于欧西之夷人。然而所见殊浅,所知亦薄,故而难穷世事性理,徒得寻章摘句,岂得其大略!朕年齿倍于尔等,虽未躬行其事,亦当以老成厚学之道晓谕尔等也,尔等可不慎哉! (你们呀!我感到你们新闻界还要学习,你们非常熟悉西方的那一套,毕竟不一样,你们毕竟too young,明白这意思吗? 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啦!见得多了!西方哪一国家我没有去过?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华莱士,那比你们不知高到那里去啦!我跟他谈笑风生。其实媒体它需要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你识得唔识得呀!唉……我要跟你们着急呀!真的。你们有一个好,全世界跑到什么地方,你们比西方记者跑得还快,但是问来问去的问题,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懂了没有?识得唔识得?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给你讲话。我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是我见得太多了,我有这个必要告诉你们一遍人生的经验。 ) 「 尔等媒体请陛见者数矣。朕见尔等,每思及先贤之教“千言万语,不如一默”,惟此,则诸事皆善。而尔等日夜聒噪于朕前,妄言是非,退而搬弄于臣下,扇动朝纲,沽名钓誉。若朕不言,岂任由尔等妄行!若诸臣听信尔等之言,办事迟误,物议纷然,尔等以为能逃其咎乎? (我每次碰到你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闷声大发财」,我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最好了。但是我想我见到你们那么热情,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好。所以你刚才你一定要……在宣传上……将来如果你们报道上有偏差,你们要负责任。) 「 朕于天下臣民,皆一视之,以兆民之心为心,未有拂逆天人之际者。至于特首之选,朕未曾强加一语。惟董建华现为特首,历俸甚久,犹未解任,乃朝廷心膂所系。朕素以诚心一视诸臣,于心膂之臣岂有二意? 「 至连任之事,《基本法》言之甚晰,定例俱在,斑斑可考,俾得遵循,焉有他耶?固然,朝廷抚有四海,统辖四方;即香港远在遐方,亦教化所及。既隶版图,朕复岂能置之膜外?将来特首人选举出,朕将亲降谕旨焉。 「 尔等媒体毋得妄行揣摩,轻言生事、以为朕躬无视法度,遂将捕风捉影、无君无父之谰言造作生事,宜退思,朕若怒行天罚,尔等覆巢之下,自度能逃于斧钺乎?朕今日极言是非,乃申饬尔等之意,尔等媒体宜退而自思。钦此。」 (我没有说要钦定,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但是你一定要问我,对董先生支持不支持,我们不支持?他现在还当特首,我们怎么不支持特首?……那也得按照香港的法律呀!对不对?你们要按照香港法律……当然我们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人民政府呀!……你们不要想起哄,弄一个大新闻,说「现在已经钦定了」,就把我批判一番。你们呀naive!(天真),I’m angry!(我愤怒了)你们这样就不行啦!我今天算得罪了你们一下。 )” 解说:这是清代谕旨的文体,通过强硬的威权口气,用表达皇帝的看法来代替道理的阐释,并且给出明确的命令。它由皇帝的口头表述,经过大学士或军机大臣记录下来,拟定为草稿,皇帝阅改后由内阁或军机处发出,因此它是一种经过修订的讲话。可以看到,在上述谕旨之中,原来口头表达的不庄重之处被磨去了,意思更加连贯,而且读者可以明显看到哪些是看法、哪些是命令。 (本文最早发表于2014年4月25日的“十五言”上。后来曾转载到豆瓣日记,2016年8月17日被审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