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架桥的梦境

梦见上学。但不是走正常的路。看起来在人大北路附近的建筑物大约3层高度处,外面都多了一圈类似公共“阳台”一样的步行街,我要从这个“步行街”去上学——换言之就是在正常人行道的头顶。 正面的大街也有高架桥,设有人行道,我就走在上面。它和上述步行街是不相连的。不过,在高架桥人行道和步行街之间有一个电线杆,有好事者以电线杆为中继,设了滑轨,把二者连接了起来。很凶险但也很刺激。 我滑倒了电线杆上,结果发现电线杆到步行街之间的滑轨不知为何消失了。进退两难,骑在电线杆上不知所措,感觉世界停止了,人们无动于衷。 然后我就醒了。

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

这些天一旦白日无事,便会一早爬起来冲到DC的国会图书馆抄史料。很难想象出这种活动具体的目的性是什么——事实上可能也没有那么多东西,又或许所要看的东西永远都停留在不可知的空间里。但总之还是经常往那边跑。七点半出发,下午六点半回来。 回程时分总是傍晚,夕阳每每斜透过破旧的列车车厢。大多数时候我都在昏睡,然而当列车经过西巴尔的摩时,时候已经不早,睡够了,便会往窗外看看那些像被核弹轰击过的破屋烂瓦,以及行走其间的无所事事的人们。 不过昨天下午倒是有些特殊。昨天阳光非常好,我看到了一家以前不太注意的幼儿园或者小学。大概已经放学了吧,静悄悄地没什么人,只有两名女性在锁楼门。操场上的滑梯,张牙舞爪地伸出那几根滑轨,露出粗劣的红色和鲜明的塑料感。 操场上只有一个人。一个看着大概也就十岁上下的小孩,穿着卫衣,对着操场上的一个篮筐投球。 嘭。打板,在篮筐上跳了几下,滑了出来。少年过去把球捡起来,咣,咣,拍了两下。 他举起球,准备再投一次。金黄色的黄昏里,少年的影子仿佛峻岭,孤独而又永恒。 ——然后火车将我带出了视野,飞驰向熟悉的车站。 睡眼朦胧,惘然失神,不知身在夷庭,恍若漂向很久以前。 泪流不止,幸好四下无人。

关于睡眠这件事

这几周一直被一些琐事所折腾,睡得很不好。特别是昨天夜里,本来睡得就很糟糕,微信上一群人还在讨论拔尖计划申请的事情,滴滴不停,终于把我吵醒了。看到他们就一些我因为条件不足而没法够到的事情嘚嘚不休,尤其让人恼火,最重要的是,我再也睡不着了。翻覆半天,后脑仿佛有一层气垫一样,阻止意识沉降到枕头上、更不要提弥散开来。 没什么别的可做的了,干脆起床吧。等再困一些了再睡。 起床以后也没什么别的可干的,想想大概只有弄弄不需要前期成果的博士生研究计划申请了。搜了一个多小时文献和史料,提了三条可用的题目。导师很快回信让我弄其中的一个。 大约在等导师回信的时候和青椒视频聊了一会儿。聊到某个时刻突然觉得脑子像是转不过来一样,意识仿佛跌跌撞撞到处跑被绊了一下,终于肯,或者说不由自主地失去平衡,往下落了。 匆匆道别,跌回床上。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塌陷,光和影像尘土一样飞起,弥漫在房间里,一种气味飘来,从鼻中进入脑部。好像听见了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在喊我的名字,接着看见了虚幻而不真实的人影。 然后我醒了过来,这时已经睡了四十分钟。 接着仿佛那个喊我名字的人又出现了。这一次仿佛他/她伸出了手来捏住了我的脖子。弥散的尘土想要飘远一些,但房间太小了,始终就在这里。气味和脑部的共鸣越来越明显,隐约间觉得嘴里有甜味出现,不知道是不是气味蔓延到了嘴里。我开始觉得床和被子存在明显的质感,但又不知道这能意味着什么。 接着再一次苏醒,心跳很快,全身软绵绵,也没有睡眠之后的眩晕。如果真要说,大概是被自己的鼾声吵醒的吧。这一次睡了一小时。 很难得的一次能够串接梦境与现实的睡眠,梦里发生的和现实没有丝毫的混淆感觉,虚幻感很强但基本能够找到感官上的对应。

2011-01-30 怪梦 3

也许是刚刚从外地回来吧。我坐在一辆大公交上。这辆公交车的路线在之前的梦境中曾经多次出现。天气略微有些阴,但正因为这样,让人感到有些凉爽【由此推测场景是夏天】。 随后进入的场景,是公交车上的电影。一群各怀绝技的特种部队士兵在一个建筑物里搜寻一个变异了的同伴,不料被这个变异了的同伴挨个杀害。 不知开了多久,汽车到站了。我拿着行李下车。行李其实也没多少,好像就是一个双肩背包。下车以后的场景类似于人民大学东门,但是我先去的是东门南边的地方,那儿有个像王府井南端的存车处。存车处里是大量的自行车挤在一起,就像保安清理出来的那样。我把我的自行车搬出来,不料因为太密集而搬错了,又给推进去,重新搬。这次对了。我骑上它往前走,进了东门,右拐。前面有行人,我想捏闸,这时候才发现闸线全断了。 继续向前骑,我似乎是要去修车。骑到科研楼北边那条路的时候却突然犯了难。我一方面要回红一楼327去放包,另一方面要去打水,而修车的地方则远在明德楼附近。我是不是应该先回去放包、拿水壶呢? 下一个场景里,天似乎放晴了。阳光很灿烂。我仍然骑车,从旧职工食堂那边往北走,看见了J.Pei。我当时还认为这是正常的。 我似乎从那个地方往北骑了很久很久。我拿出一个类似于平板电脑一样的东西开始查询google地图。然后似乎我在寻找的是骑过来的那条辐射型道路与正常的直线道路的交点。 场景再次变换。google地图直接变成了一个电子游戏里的场景指示。之前的那个电影变成了电子游戏的形式,挨个出现特种部队队员的位置,旁白是一个男声介绍剧情。最后出现了那个变异的队员,旁白说:But this one, No.16, is not a friend。然后的事情就听不清了。 这段旁白似乎要开始说第二次。然后我就醒了。